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匹夫乱谈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日志

 
 

【转载】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2014-07-14 11:01:09|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澳、美联合航空反潜力量为先导的战略反潜体系相当成功。

中国人民海军目前仍以柴电动力潜艇为主的我潜艇部队,处于被战略性遏制的极端不利态势中。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众所周知,日、澳、美依靠一支性能先进且数量庞大的固定翼航空反潜力量,建立了一个严密的反潜体系,对中国海军的水下潜艇资产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空前压力,从中国渤海湾到南海曾母暗沙的广阔海岸线成为日美澳三国扼杀中国的“死亡之弧”:中国的海上航道被日美澳三国的潜艇暗布杀机,中国的水下战略核力量被日美澳三国封杀在近海难以施展,中国的潜艇刚刚出了海港就被跟踪盯梢。水下,这个国人并不太关注的领域,中国海军“压力山大”!

        这场水下的静默较量将关系到中国未来的国家命运以及整个华夏民族的未来。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中国海岸的水下环境对于潜艇作战来说是极其恶劣的,几乎可以说是相当糟糕的,我们从图中可以看到,由于我国的东、黄海位于面积广阔的大陆架上,所以我国的东部大部分海域水深都较浅(白色为浅水,深蓝色为深水区域,颜色从白色-红色-橙色-黄色-绿色-蓝色依次表示水深增加,我们黄海、东海大面积为白色和淡红色,为浅海),并不能满足潜艇部队的作战条件,只有向东突入水深2000米以上的冲绳海槽后,我潜艇部队才能获得较为广阔和充裕的机动作战空间。

        从东舰潜艇部队的作战需求看,因为我国广阔的大陆架海域水深过浅,所以大部分海区并不满足潜艇潜航条件。

        再考虑到战争爆发后敌商业航线必将东移至第一岛链东侧,所以我国的潜艇必须要航渡东西纵深达400-600公里,均深60-100米的东海大陆架海域,突入水深2000米的冲绳海槽,向东跨越岛链将岛链东部的日商业航线区域划进作战范围方能达到作战目的。但我国的柴电动力潜艇如035、039和基洛等,满电状态下水下续航里程不过250-400海里,而部队一些备潜海区至冲绳海槽的最短直线距离在350-400千米以上。加上潜艇潜航又需要依照海底地形以及季节水文情况,充分利用有利海底地貌(如海沟、大陆架远古旧河道)和温跃层等进行隐蔽潜航,所以实际运动距离往往超出我柴电动力潜艇一次充电后的最大水下续航力。更为不利的是一般柴电动力潜艇为了提高充电速度(蓄电池余电量越大充电速度越快),和确保艇上生活、作战系统用电所需,一般在整艇余电60%即需要进行充电补充。这势必造成我柴电动力潜艇在突入冲绳海槽前,或者突入冲绳海槽后不久,就将面临蓄电池余电不足需要上浮补充充电的情况。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1 为东海舰队所属潜艇部队的舟山基地,至冲绳海槽的最短直线距离大约在470千米左右。

        2 为东海舰队潜艇部队从宫古海峡迁出太平洋的主要通道。

        3 为舟山基地至北部冲绳海槽的直线距离在600千米以上。

        我们以东海舰队所属的潜艇部队为例,从舟山基地东出后由于该基地周边海域深度较浅(舟山以东海域深度依次在20至60米内)。东舰的常规潜艇需要在海面航渡相当时间,才能到达具备潜艇安全深度的下潜海域。

        所以,面对日、澳、美潜在冲突方,我国潜艇部队的出港暴露率是非常高的。

        而日、澳、美凭借美国发达完善的天基情报支援体系,可以迅速获得我潜艇部队的运动态势和机动方向。

        在此基础上日、澳、美可以用世界上最大最先进的P-3C固定翼反潜机队,在我常规潜艇潜航突破区域,设置东西覆盖冲绳海槽和第一岛链区域,纵深达到600至800千米,南北沿着第一岛链弧形区域部署的,高密度航空反潜巡逻区。这将在很大程度上遏制我东海舰队的常规潜艇部队,向东突破岛链、向东南进入台海区域、向东北进入日本沿海区域的作战能力。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常规动力潜艇的通气管就是自己的命门。由于通气管的工作性质要求使得通气管的外型很难进行雷达反射截面积的优化工作,因为多边形或者减小通气管体积的工作都将严重影响通气管的进气效果,严重影响艇上柴油机的正常工作,硕大的通气管也就成了通气管航行中柴电动力潜艇暴露的直接原因。但是,目前P3C装备的ANAPS-137B(v5)雷达,对雷达反射截面积极小的潜望镜,最大探测距离已达20-30公里,而难以进行RCS优化的通气管,P3C可以在最大50公里左右的距离上探测到。
 
        我国的柴电动力潜艇,不管是上浮露头充电还是以通气管状态充电,在长达6-10几小时的充电过程中,其暴露率和暴露时间都将急剧增大。这意味着第一岛链区域高密度部署的P-3C,在重叠的反潜巡逻区内将能有效的探测到通气管状态下的我柴电动力潜艇。而随着我柴电动力潜艇的暴露,敌反潜巡逻机临头后即可展开反潜火力攻击,即使我柴电动力潜艇顺利下潜规避,也将面临P-3C长时间的压制态势。在此期间我柴电动力潜艇不但要应付P-3C的临头攻击,还要面对随P-3C应招而来的大量敌水面舰艇编队、敌舰载反潜机乃至敌水下潜艇相结合的联合反潜力量的围剿。
 
        而此时我柴电动力潜艇很有可能还存在电量不足,或者充电未完成的不利情况,难以进行水下较长时间较高速度的隐蔽突破机动动作。可想而知在这样的作战态势下,我暴露的柴电动力潜艇的规避成功率和生存率将是非常低下的。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机侵入中国钓鱼岛领空。日、美以庞大数量的P-3C固定翼航空反潜巡逻机,在第一岛链和台海区域设置的高密度航空反潜巡逻区,将对仍以柴电动力潜艇为主的人民海军潜艇部队形成战略性的压制。

        由此可以判断,随着步出我国土航空兵有限的控制范围,我国的柴电动力潜艇就将面临严酷的作战环境。

        即使我国常规潜艇得以隐蔽突入冲绳海槽,也难以在日、美由P-3C主导下建立的南北区域广阔,东西纵深超出柴电潜艇一次充电后水下最大续航力的反潜巡逻区内作战。更不消说再向东去突破第一岛链,去岛链东部的商业航线区域作战了。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为日美远程反潜水机的扇形搜索区,几乎覆盖了中国东海的EEZ,中国潜艇每次出港都是一次危险的旅行。

       而日美凭借P-3C的7700余公里的航程,以及第一岛链上从北至南遍布的岛屿航空基地(从日本本土到冲绳本岛再到南部的宫古、石垣、西表都有提供喷气支线客机起降的机场)建立起的沿第一岛链弧线分布的高密度航空反潜巡逻区,也将彻底遏制我常规潜艇在岛链区域的作战能力。在这种现实情况下,我东海舰队的常规潜艇无论是向东南进入台海东部作战,还是向东去冲绳列岛东部的日本商业航线作战,都是非常困难的。排除低下的突破成功率不说,在后续的巡逻作战中,因为柴电潜艇极高的露头率和通气管暴露率,都将导致我国常规潜艇在第一岛链区域内,出现难以承受的战损率。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为日美针对中国潜艇在冲绳海沟西侧中国东海秘密部署的水下监听阵列,这个庞大的监听阵列目前我们仍然不知道具体位置,但中国潜艇从出港开始就遭到在华潜伏的日台美间谍的窥探、美国侦察卫星的监视、水下监听阵列的拦阻、反潜飞机的拉网式搜索。除此之外,美国核潜艇还常常抵近中国海岸进行秘密侦察,演练堵截中国潜艇的战术和技巧,适应中国东海大陆架的水下环境,寻找新的水下航道以及测量水文气象情况。由于从东海大陆坡开始海水深度迅速增大,因此海槽的保护作用逐渐淡化,潜艇至此可以脱离海槽自由行动,反潜兵力难以预测其航道进行拦截。

        而且冲绳海槽正处在台湾东部-琉球群岛强地震带上(系环太平洋地震带的一部分,活动频繁震级较高),微弱地震频繁,导致由地震、海底火山爆发、微地震、大尺度湍流和遥远的风暴所产生极低频海洋背景噪声较大,由地震导致的10赫兹频段背景噪音高达100分贝,对测量潜艇低速活动时主要噪音频段的10赫兹噪音非常不利。

        冲绳海槽以东是露出海面的琉球群岛、九州岛及各岛屿在水下的岛架,岛架宽度九州岛处为30-50海里,琉球群岛附近为2-20海里;该区域地形复杂,水深变化大,沙滩、岩滩、海底山脉众多,各岛屿间航道广泛,不利于反潜兵力封锁。

        日本海上自卫队为了及早发现、跟踪我国潜艇活动,不得不越过不利于反潜兵力拦截的冲绳海槽和琉球岛架区域,派潜艇在东海大陆架海区和东海槽西侧执行巡逻警戒任务;同时日本的P-3C反潜机也持续在东海槽海区巡逻,压制我军潜艇上浮充电;水面舰艇作为机动兵力临时出动,封锁各条海峡。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北舰的旅顺和青岛潜艇基地,距离北部冲绳海槽直线距离分别在1000与800公里左右。

       不利的态势同样也影响着我北海舰队的常规潜艇部队,因为从北舰旅顺和青岛基地出发的柴电动力潜艇,要航渡的东西向大陆架海域更广阔航渡时间更长。北舰的常规潜艇顺着海州湾与辽东半岛向济州岛南部发展的海沟航渡后,能到达位于济州岛南部传统的商业航线密集区域,进行作战巡逻已实属不易。因为在北部均深18-44米的黄海大陆架上,不仅存在着潜艇水下隐蔽航渡路线单一的问题,还要面对韩、日本岛上数量更多的反潜巡逻机。

        所以北舰柴电动力潜艇即使能够进入济州岛南部,在失去我航空兵力量掩护下,其作战的过程也将是较为艰巨的。至于向东突入北部冲绳海槽,甚至在突破岛链后进入日本沿岸进行理想设定的作战,在现有的柴电动力潜艇身上是难以实现的。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1、2、3、4为中国海军潜艇前出的主要路线。在南海形式同样不能乐观,南海舰队的常规潜艇部队从海南三亚榆林基地出发,虽然可以在靠近我国航空兵掩护区域向台湾南部进行较长时间的航渡。但在越过东沙岛屿后,随着我航空兵控制范围和控制力量的削弱,在台湾南部200公里的区域范围内,隐蔽潜航已经成为必须。

        如果仅仅限制在在台湾南部作战,我柴电动力潜艇尚能胜任,如果要求潜艇部队向东跨越巴林塘、巴布沿、巴士海峡,去台湾东部重要的商业航线作战,则同样面临着东舰常规潜艇部队一样的难题。即隐蔽潜航里程超出我柴电动力潜艇一次充电续航力,而在潜航过程中进行补充充电,就要面对台岛与琉球群岛(冲绳、先岛诸岛)上航空反潜力量的重大威胁。

        即使能够顺利东渡巴林塘、巴士海峡,在台东海域和先岛诸岛区域,已经位于台、日密集部署的P-3C巡逻反潜区。

        这种情况下即使到达作战指定区域,所面对的局面会与东舰常规潜艇部队一样窘困。面对这种现实,作为我主力舰队的南海舰队常规潜艇,将很难支持东部沿海潜在冲突作战,这将大大削弱我海军潜艇部队的总体参战数量和整体作战能力。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南海大陆架和海洋洋底环境,请注意深蓝色为水深4000米区域。

        这为中国潜艇作战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南海已经成为中国海军水下作战的重要阵地。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根据外媒报道中国核潜艇从三亚和潜艇基地出发,很快就能进入核导弹发射阵地,对美国西海岸城市发动核袭击。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中国的潜艇技术在最近20年得到了空前提高,但是与拥有世界超一流潜艇技术的美国,世界常规潜艇之最的日本相比,我们的差距甚至比歼-8对F-22还要巨大。中国核潜艇的水下噪声大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甚至成为美国人嘲笑中国水下力量能力的把柄;而中国海军的潜艇还要面对世界上最先进的攻击核潜艇、最先进的战略导弹核潜艇、最先进的巡航导弹核潜艇和最先进的常规潜艇的“车轮战”。从数量上到质量上,巨大的劣势让中国的水下资产显得有点寒酸,着实让人心酸。

        图自上而下为:091核潜艇、039常规潜艇、039A常规潜艇和基洛级常规潜艇。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P-3C伴飞中的日本新一代P-1反潜巡逻机,其巡航速度更快,到达任务指定区域更为迅速,巡逻范围更大机载探测设备更为先进。对于传统的柴电动力潜艇而言,打击威力和反潜效率更高。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P-1反潜机是日本对中国高速发展常规潜艇的正面回应。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美国用来代替P-3C的P-8A反潜巡逻机,随着P-X和P-8A新一代反潜巡逻机的服役,我人民海军柴电动力潜艇在岛链和台海区域的作战环境将处于进一步恶化的不利态势中。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随着美国调整战略方向,重返亚太的美军将大量核潜艇资源用于围堵中国,而其仆从国家,比如澳大利亚则可以从印尼海域直上南海增援美军。中国海上能源安全和海上贸易通道正在变得更加危机四伏。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虽然039型的批量服役和877-636基洛级潜艇的大批引进,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我常规潜艇的总体技术水平,但由于这些常规潜艇仍然使用传统的柴电动力形式,因而在面对日、台、美以航空反潜巡逻机为先导的联合反潜体系时,总体仍处于战略态势上的劣势。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从某种程度上讲甚至将导致我人民海军潜艇部队,成为一支只能在近海依托国土航空兵掩护下,进行近海岸防御性作战的水下作战力量。这种情况显然是与我海军打赢周边海域潜在地区性冲突,捍卫我领土完整和专属经济区利益(台湾、东海)这一战略目标所相悖的。更严峻的是随着日,美P-X和P-8A新一代固定翼反潜巡逻机的投入使用,这种不利态势将会日渐加剧。因为新一代的P-X和P-8A巡航速度更快,到达作战目标区域时间更短,作战半径更大载荷能力更强,雷达、红外等探测传感器性能也更为优异,信息化和情报支援能力则更加完善。

        而且随着新一代反潜机大幅增加的作战半径,我南海大部分区域也已面临着日美反潜巡逻机的威胁。

        显然,对于以柴电动力潜艇为主的我海军常规潜艇部队,未来的不利作战环境在进一步恶化中。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3C反潜机。

        综上论述,我们可以发现日、澳、美依靠一支性能先进且数量庞大的固定翼航空反潜力量,建立了一个严密的反潜体系。并且利用这支巡逻区域大,反潜效率高的航空反潜力量,弥补了第一岛链上作战面积广阔的不利条件。

        再通过日、澳、美之间信息交换能力强的传统优势,最终整合起一个集快速召唤的水面舰船、应召舰载直升机、和水下潜艇组成的一个多平台多层次高效率的强大联合反潜体系。

        而这个体系精准的抓住了我人民海军潜艇部队,目前以柴电动力潜艇为主,水下续航力短这一主要弱点。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图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苍龙级潜艇,它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常规动力潜艇,没有之一。

        凭借数量庞大且性能优秀的固定翼航空反潜机群,设置超出我柴电动力潜艇一次充电水下最大续航里程的密集航空反潜巡逻区域,最终达到了有效遏制我人民海军潜艇部队,在第一岛链和台海区域进行作战的这一战略性目标。

        不得不说在人民海军潜艇部队主战潜艇的种类不发生结构性变化前,这一以航空反潜力量为先导的战略反潜体系是建设的相当成功的,而日、澳、美一方的战略反潜目标是完全能够达到的。对于我人民海军来说,由于潜在作战对象这一有效得战略反潜体系,就意味着目前仍以柴电动力潜艇为主的我潜艇部队,处于被战略性遏制的极端不利态势中。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澳大利亚海军已经开始考察日本的苍龙级潜艇。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中国海军穿越宫古海峡,在战时,这种行为意味着被日本潜艇包饺子。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南海,中国国家命运的关键之海。能源安全、战略纵深、海上通道、地缘要冲已经中国核潜艇唯一比较安全的发射阵地。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澳大利亚科林斯级常规潜艇。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美国佛吉尼亚级核潜艇,潜艇中的战斗机。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美国海浪级核潜艇,潜艇中的贵族。

中国的水下危机:日美澳对华潜艇绞杀战 - 纳兰容容 - 纳兰容若

美国的P-3C飞机装备了世界几十个国家的海军。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