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匹夫乱谈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日志

 
 

【转载】评孔丘:中国人没有信仰  

2014-09-12 09:45:12|  分类: 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面的《发现中国历史(之一)》谈到“中国人没有道德”,这个发现是最根本的发现,因为没有“道德”,从而匮乏“人性”的“自觉”,必然地造成中国人在两千多年的漫长的历史之中,几乎丧失了一切“人性”的“文化和文明发展”的机会。这实际上已经被中国两千多年来的“历史”充分地证明。

非常可悲的是,中国人还自以为很有“道德”,他们把自己的来自孔儒的“礼乐”、“亲亲尊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孝悌忠恕”,“三畏”、“四非”以及跟随而来的自己的“奴性”、“愚昧”、“非人”的“自虐”、“幻景”的“乡愿”,甚至自己的最擅长“说假话”、最擅长“搞阴谋”、最擅长“施诡计”,等等等等,全都视之为自己的最了不起的“道德”。正是有许多如此无知、无能、无耻的儒家“仁义道德”的“中国人”,特别是中国儒家的“官人”和“文人”,所以才大大地阻碍了中国历史的实际上真正“文明”的“发展”。

回看中国过去“历史”的两千多年,我们中国人到底为全人类“文明”贡献了什么样真正具有“真理”的“学说”呢?我们中国人到底为全人类贡献了什么样真正具有“真实”效益的“科学技术”呢?我们中国人到底为全人类贡献了什么样真正具有“真诚(成)”价值的理论思维的“观念”呢?有吗?有多少?它们到底传播到了世界的何处?说到底,这一切,在与西方人的全面对比的情况之下,几乎就是一片空白。我真为那些还在继续叫嚣“孔丘伟大”的人们的心灵堵塞的下贱、头脑顽固的荒废、情感廉价的张狂而感到深深的悲哀。这一切,全都是来自中国人两千多年来对孔丘及其儒家的顽固的“迷信”,这种“迷信”彻底害苦了中国人,彻底糟蹋了中国人的历史。

问题在于,我们中国人原本不应该是如此,因为我们中国人并不是没有伟大文明的“向导”啊,老子,以及墨子,现在看来,他们本该是中国人多么伟大的祖先啊!非常遗憾,中国人完全冷落了他们,老子被扭曲,墨子被遗忘。

我的后面所有的关于中国历史的“发现”,可以说从根本的意义上来讲,全都来自中国人丧失了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这个“源发现”。顺便指出,西方人,特别是他们的文明源头的希伯来人和希腊人,他们之所以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之中能够始终都走在世界文明的前列,最根本的原因也正在于,西方人有“道德”,有什么“道德”?他们既有宗教(上帝一神论)的“道德”,又更有哲学(真理)的“道德”。完全可以得出最重要的结论,没有“道德”的人类是根本就没有真正文明的前途的。中国人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之中,由于统治者们对于“独尊儒术”的选择,基本上就已经陷入了非文明,甚至反文明的历史歧途了。

今天文章的题目关于中国历史的发现谈到的是:“中国人没有信仰”,其实,从逻辑的意义上来说,这个结论已经可以从“中国人没有道德”的原理之中推演出来,但我今天主要讲的不是哲学逻辑的“推演”,而是主要从历史的角度来谈这个问题,因此,这个问题同样也是我的对于中国历史的最重大的“发现”之一。

问题的关键在于,究竟什么才是人类真正的“信仰”?人类为什么必须要有“信仰”?如果没有信仰,人类历史将产生什么样的恶果?

我的回答仍然用最简洁的理论语言来回答:人类真正的“信仰”,其实质即是人类对于自身“人性”的“永恒”的“高尚性”、“崇高性”,甚至“至高无上性”的“确认”。

前面谈到“道德”时,我曾谈到,“道德”是人类对“人性”的“自觉”,自觉什么?自觉“人”的“存在性”的“政治平等的自然”,自觉“人”的“此在性”的“经济生活的自主”,自觉“人”的“它在性”的“文化(精神)生活的自由”。现在谈到的人类的“信仰”,则是人类对于“人”自身“存在性”的“永恒的高尚性”的“自觉”的“确认”。凡是能够具有这种对于“人”自身“存在性”的“永恒高尚性”的自觉的“确认”的人们,即是具有真正人类“信仰”的人们。简言之,心灵中有“高尚”(崇高、至高无上的某种抽象的观念,而绝对不是任何具象的实物),即是有“信仰”。

什么是“人”的“存在性”的“永恒的高尚性”?希伯来人认为是“上帝”,希腊人认为是“绝对理念”或“真理”,中国的老子认为是“道”,因此,对“上帝”的“确认”、对“绝对理念”,也即对“真理”的“确认”、对“道”的“确认”,全都是人类的“信仰”。自古以来的中国人,只有老子有“信仰”,这主要是从现存文本的意义上来说的,而这一点,老子的《道德经》可以证明。可惜,老子的“信仰”没有变成中国人的“信仰”,而是孔丘崇奉的想象的“天命”和具象的“大人”、“圣人之言”、“礼乐”变成了中国人如顽石一般永恒不变的“信仰”,其实是“非信仰”、“假信仰”、“无信仰”。关于这一点,中国的历史已经给出了非常雄辩的证明。

孔丘的“道”完全不是老子的“道”。关于这一点,司马迁早就给出了一句流传千古的成语:“道不同不相为谋”,司马迁在《史记》的《老子传》之中已经指出,所谓的“道不同”,其实即是指孔丘与老子的“道不同”。可惜,司马迁本人也并没有在老子和孔丘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他完全世俗地、功利地跟随汉武帝选择了孔丘的“非信仰”、“假信仰”、“不信仰”的伪“道”。这是后话,这里不再继续讨论他。

前面的文章之中,我也已经谈到,孔儒不讲“道德”,却窃取了老子的“道德”之名,他们以“仁义”,实际上是“假仁假义”窃取了“道德”之名。同样,孔丘的“道”是“礼乐之道”,是“仁义之道”,而根本就不是可以与西方人的“上帝”、“绝对理念”、“真理”相媲美的老子的“道”。老子的“道”是“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的“道”,然而孔丘的“道”是什么呢?是统治者制定的具象的“礼乐”,是孔孟生造的想象的“仁义”,是完全不可知的想象的“天命”,是无知的具象的“大人”,是无能的具象的“圣人之言”,是完全人类后天甚至完全盲目(不可知的“天命”)的产物。孔丘把这种少数人后天的“伪造”甚至完全的盲目(不可知本身的“天命”)的“偶像”当作了中国人的“道”,中国人将如何可能由此“确认”“人性”存在的“永恒的高尚性”呢?如此“崇拜偶像”的人类还可能会有“高尚”、“崇高”、“至高无上”的观念可言吗?如此的人类将怎么可能会有人类真正的“信仰”呢?一句话,孔丘及其儒家彻底埋葬了中国人的“高尚”、“崇高”和“至高无上”,也即埋葬了中国人的“信仰”。

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老子原本给予了中国人以“道”的“信仰”,按照这种“信仰”发展下去,中国人的文明历史本将前途无可限量,然而事实上不然,中国人自汉代“独尊儒术”以来,就以孔丘的伪“道”取消了老子的真“道”,中国人对孔丘的伪“道”的盲目的“信仰”,事实上已变成了“非信仰”、“假信仰”和“无信仰”。这就是中国人之所以在两千多年来的长期的历史之中,始终根本就不可能产生真正人类“信仰”的根源。

没有对老子“道”的信仰,其实质即是没有了对“真理”的追求,即是丧失了追求真理的意志,即是丧失了对“人性”存在的“永恒高尚性”确认的可能,实质上即丧失了对真正人类文明进取的自觉。为什么中国的《历史》之中充满了人类“兽行”的折腾,充满了“权贵”的炫耀,充满了杀人不眨眼的大量重重复复的文字记录?因为中国人的心中无“真理”的“信仰”,因为中国人的心中无“人性”存在的“永恒高尚性”的确认,所以,中国人除了吃吃喝喝,打来打去,杀来杀去,争权夺利,炫耀身世,鼓吹“光宗耀祖”,追求世俗的名望,等等等等之外,绝对拿不出半点可以称得上追求真正“高尚”“观念”的理由,孔儒的“仁义”高尚吗?孔儒的“仁义”完全围绕着“礼乐”转,孔儒的“礼乐”是什么?是完全由统治者人为编造的人与人之间永恒的“不平等性”,它能够有半点关于“人性”的“高尚”“观念”的可能吗?事实上是绝对地不可能,也即是说,中国人之中绝对地被取消了“人性”的“高尚”,也即取消了人类真正的“信仰”。

什么是“高尚”?“高尚”是超越一切“人”的“世俗利害”的“永恒的人性”,它或者是“上帝”的“人性”,或者是“绝对理念”的“人性”,或者是“真理”的“人性”,或者是老子“道”的“人性”,总之,它是这些具有“信仰”的人们的“人性”的“永恒的高尚性”、“崇高性”、“至高无上性”。换言之,只有“永恒高尚性”的“人性”,老子“道”的“人性”、“上帝”的“人性”、“绝对理念”的“人性”或“真理”的“人性”才有资格称之为“高尚”的“人性”,而一切离开了“真理”的“人性”,都不可能会有任何真正的“高尚”。

说白了,中国人自从“独尊儒术”以来,就已经丧失了“高尚”的“人性”,而只具有平庸的甚至卑鄙的“人性”。也正是因此,中国人这两千多年来,就只能具有平庸的“历史”,而根本就创造不了“高尚”的历史,所以也就不可能会有人类文明的真正创造性的“高尚”的进步。中国人丧失了老子的“道德”,当然也就丧失了老子的“道”,也即丧失了中国人自己“信仰”的“目标”,而丧失了“信仰”的目标,实即丧失了一切“高尚”“观念”的理由。说白了,两千多年来,中国人的心灵之中根本就没有了“高尚”,而没有了心灵的“高尚”,就只能剩下心灵的“平庸”,甚至剩下心灵的“卑鄙”。正是因此,中国人的“历史”之中充满了形形色色的“卑鄙”,根本就严重地匮乏任何真正的“高尚”。为什么?因为中国人根本就丧失了“信仰”的“目标”,丧失了“信仰”的目标,实即丧失了“信仰”的本身,而没有信仰的人,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有可能变得高尚。中国诗人北岛的两句诗,可以用来归纳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历史:“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墓者的通行证。”即是说,在这两千多年来的中国人之中,“高尚”被彻底埋葬了,而“卑鄙”永远通行无阻。关于这一点,中国的《历史》是完全的见证。请问,在孔儒盛行中国之后的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之中,我们能够找到真正“高尚”的“人”么?他“高尚”在哪儿?没有信仰的中国人啦,我亲爱的同胞,我们全都被害了,我们的卑鄙、我们的无知、我们的愚蠢、我们的孱弱、我们的挨打、我们的频频地成为历史上的亡国奴,等等等等这一切,全都是“独尊儒术”、“尊孔读经”的思想意识泛滥的必然的结局呀!

有人会说,中国人两千多年来除了孔丘的“儒家”,还有“道教”和“佛教”的信仰啊,难道“道教”和“佛教”也不算“信仰”么?

认真分析中国的“道教”和“佛教”,事实上后来都已经沦为了多神“偶像”的庸俗的崇拜,而与“绝对的观念”、“真理”,包括“道”的观念的“信仰”并没有什么关系。到任何一家“道观”或“寺庙”,我们看到的均都只是一座一座的“菩萨”、“神像”,真正在此参与“礼拜”的人们,也多数都是随机而来,且都只为了各种具体的“功利”而来,他们全都陷在深深的迷信之中而希望获得“菩萨”、“神”们的“保佑”,他们最多只能称之为经常的“香客”,而难以称之为“信徒”,而真正出家为“和尚”、“尼姑”、“道士”的人们却极少。再说,即使“和尚”、“尼姑”、“道士”们本身,也多数是为了“生计”,而并非真正出于“信仰”。刚才也说了,中国的“道教”、“佛教”本身也并不存在任何值得“信仰”的“绝对”的“观念”,例如前面所说到的老子的“道”,希伯来人的“上帝”,希腊人的“绝对理念”或“真理”。而且还更有一点,无论中国的“道教”、“佛教”,在中国近两千多年来的历史之中,全都成了儒家——儒教的附庸。如果说儒家、儒教绝对没有“信仰”,那么显然,“道教”和“佛教”也同样没有真正的“信仰”,它们也同样都与“人性”的“永恒的高尚性”的“确认”无关。

中国的“道教”不仅没有真正发扬老子《道德经》的真精神,反而使之成为了神秘主义、庸俗主义、多神主义的“迷信”。中国的“佛教”则成了中国人悲观厌世、逃离人生、期待来世的渊薮。在这种意义上,儒释道三家事实上构成了中国天下(社会)上下其手、互为表里、苟且偷生的反文明、害智慧、丧道德的完全负面的“三位一体”。当然,最坏的还是孔丘的“儒家”,而在“佛教”的原型精神之中毕竟还有“众生平等”和“普度众生”的“真理”;至于“道教”,其实不过是中国“文化”之中的一个“怪胎”,一个“四不像”,既不是真正的“宗教”,也没有形成真正具有“真理”的哲学,而是一个充满了“迷信”、充满了现世反抗情绪、充满了形形色色神鬼迷幻的中国“天下”离奇的“怪物”。

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对“人性”的“永恒高尚性”(真理)的“确认”,这是两千多年来的中国历史严重证明了的事实。

从21世纪新时代的角度来看,人类“信仰”的“目标”只能是“真理”,既不应该是有神的“上帝”,也不应该是任何具象的有限的“观念”,包括任何人们凭空设想的“观念”,而只能是人类可以逐渐加深认知的“真理”——大自然、宇宙、生命、人类自身运动的经过人类抽象的规律。中国人惟一值得“信仰”的东西只能是老子的“道”,因为老子关于“道”的定义其实就是“真理”和“规律”本身。人类对于“真理”、“规律”、老子的“道”的“信仰”,其实也就是对于人类自身本性的“人性”的“永恒高尚性”的“确认”。完全可以认为,没有对真理的信仰,人类就不可能会有真正高尚的情操。中国人没有对真理的信仰,所以中国人永远地与“高尚”绝缘,所以才会有上述北岛的“诗歌”:“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愿与我亲爱的同胞们共证,并共醒!!!

中国人啊,我亲爱的同胞,回到对老子“道”的“信仰”来吧,彻底离弃孔丘及其儒家的毫无“真理”价值的胡诌,让自己成为真正有“信仰”的“人”,让自己真正成为有“高尚”情操的“人”,让自己真正成为有“真理”追求意志的“人”。只有这样的“中国人”,才是真正可能创造中国人自己的新文明的人;只有这样的“中国人”,才是真正准备文明“崛起”的“中华民族”。

我深信中华民族的这一天,它终将在21世纪最近的20年之中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