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匹夫乱谈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日志

 
 

【转载】【原创】功定礼乐 妙拟神仙——中国书法的传统价值观  

2015-07-22 11:42:20|  分类: 书法、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云 - 布衣之人 - 布衣之家   【写在前面】在孙过庭辞世之后的一千三百年来,解读《书谱》之著可谓“妍蚩杂糅,条目纠纷”, 汗牛充栋。 但能够对后学之辈有所启迪者,廖若晨曦残星。有些著述涉嫌“诡辞异说”,非“徒彰史牒”, 即“空著缣缃”。然作者大多初出茅庐,阅者犹如观赏过眼云烟,并无伤大雅。有些从事古文字研究的教授学者,大都从孙氏及其《书谱》在中国书法史上的成就、贡献和地位入手,其著述对于欲奉《书谱》以规模,“下笔无滞”之书法爱好者来说,大都“无益于将来”。有些跻身书界的大腕,名流,惶惶来往于权位于金钱之间,时有著述,不过在四、五代徒孙名前署名而已。其内容和孙氏原著,南辕北辙,胡越殊风,贻害匪浅。今伊夫所撰,虽不敢妄称“启后学于成规”,却的确是 “探前贤之未及”。 希望朋友们能提出意见。
          

功定礼乐  妙拟神仙——中国书法的传统价值观

     当一件极为普通的书法作品被当做“安民告示” 或者“标语口号”张贴于街头巷尾的时候,这显现的是书法“功宣礼乐”之功能。当一件极为普通的应景书作被定性为“颂歌”或者“反诗”,使人或者一朝青云直上,飞黄腾达,或者转瞬身陷囹圄,甚则人头落地的时候,书法的“功定礼乐”之能则彰显无疑。所以不论孙过庭《书谱》手迹被译成“功宣礼乐” 还是“功定礼乐”,对《书谱》内容的解读都没有多大的差别。

《书谱》第二部分就侧重于从书法功能方面给予论述。关于书法的“功宣礼乐”之能,在中国士大夫阶层并无多大争议。孙过庭《书谱》第二部分着重从书法在“妙拟神仙”方面彰显出来的功能进行了论述。“拟”这儿是“ 比、 比拟”的意思。是把人们对书法的创作、体味,比拟成神仙过的日子,视人们对书法作品的体味和欣赏过程,比拟成进入仙境。如果说只有那些身居“庙堂之高”的佼佼者,才能实施书法“功宣礼乐”功能的话,那么,那些置身于“江湖之远”的闲云野鹤,只要肯“留心翰墨”,人人都可以体味“妙拟神仙”之意景。

古人说“君子立身务修其本”.但何谓其本,却众说纷纭。杨雄认为“诗赋小道,壮夫不为。”书法较之于诗赋小道,还要经历“溺思毫釐,淪精翰墨”之苦,就更加不被杨雄之辈所倡举。在孙过庭看来,那些终日无所事事,对弈垂纶者,尚自我标榜什么“坐隐之名”,体味什么“行藏之趣”。而书法不仅能功宣礼乐之道,尚能把书家及其收藏、欣赏者,导入飘飘欲仙的神奇之境。一件好的书法作品,犹如金工铸造的鐏鼎,陶工制作的器皿那样美奂美仑,精美绝伦。面对一件件书法作品,好异尚奇之士,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得到不同层次的艺术享受;穷微测妙之夫,则能够利用不同的方法探索、推求出无穷无尽的奥秘和答案。当然,也有人取其糟粕成其著述,但也有义理会归,贤达兼善之彬彬君子,摘取其精华,存精寓赏,不是也在事态之常理吗?伊夫认为这是孙过庭对书法“功定礼乐,妙拟神仙”功能之倡导、比对和阐述。【孙过庭原文:然君子立身,务修其本。杨雄谓:诗赋小道,壮夫不为。况复溺思毫厘,沦精翰墨者也!夫潜神对奕,犹标坐隐之名;乐志垂纶,尚体行藏之趣。讵(jù)若功定礼乐,妙拟神仙,犹埏(shān)埴(zhí)之罔穷,与工炉而并运。好异尚奇之士,玩体势之多方;穷微测妙之夫,得推移之奥赜(zé)。著述者假其糟粕,藻鉴者挹其菁华,固义理之会归,信贤达之兼善者矣。存精寓赏,岂徒然与?】

 

 《书谱》第二部分之始,孙氏先叙述了自己的临池经历。“余志学之年,留心翰墨,味钟张之馀烈,挹(yì)羲献之前规,极虑专精,时逾二纪。有乖入木之术,无间临池之志。”意思是“我少年读书时,就精心研习书法,体会钟繇和张芝作品的神采,仿效羲之与献之的书写规范,又精心研读并竭力思考前人的理念、研究成果及创作经验,转瞬之间过去二十多年。虽然距前人入木三分的功力还相差甚远,但从未间断、背离过临池学书的志向。”然后描述了自己翰墨临池的体会。孙氏从“悬针垂露之异”联想到“鸿飞兽骇之姿,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有的笔画“重若崩云,”有的笔画“轻如蝉翼。”有的笔画其导来之笔势如同泉水流注,有的笔画顿笔直下,则稳重如山;有的笔画纤细“似初月之出天涯,”有的笔画疏落“犹众星之列河汉;”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同自然之妙有,”而绝非“力运之能成。”伊夫认为,这是孙过庭为我们描绘的决非人力所能成就的仙境。

孙氏认为,书法是“云积其点画,乃成其字”。只有“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才能写出“起伏于锋杪”的一画之变,才能写出“衄(nǜ)挫于毫芒”的一点之殊。如果不肯“傍窥尺犊,俯习寸阴,”反而“任笔为体,聚墨成形;心昏拟效之方,手迷挥运之理,”只是空论班超写的如何.对比项羽自己居然不差,以这样的态度研习书法之奥秘,还妄想写出十分精美的书法作品,岂不是极为荒谬的吗!

 
   

 附    《伊夫解读书谱(上)》系列博文目录:

   

 孙过庭及其《书谱》——伊夫解读《书谱》之一

“古不乖时 今不同弊”——伊夫解读《书谱》之二

功定礼乐 妙拟神仙——伊夫解读《书谱》之三

【原创】导向与截流”——伊夫解读《书谱》之四

除繁去滥——伊夫解读《书谱》之五

情动形言 意先笔后”——伊夫解读《书谱》之六

得鱼获兔 何恡筌蹄——伊夫解读《书谱》之七

语过其分,实累枢机——伊夫解读《书谱》之八       

孙过庭《书谱》都说了些什么?——伊夫解读书谱之九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