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匹夫乱谈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日志

 
 

【转载】【原】“古不乖时 今不同弊”是中国书法艺术创作应该遵循之准——伊夫解读《书谱》之一  

2015-07-22 11:42:02|  分类: 书法、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苍云 - 布衣之人 - 布衣之家   【写在前面】伊夫研读《书谱》数十年。首次将伊夫对《书谱》与众不同的见解公之于众。希望朋友们能提出意见。

     《四库总目提要》认为,现存孙过庭手迹,仅仅是《书谱》的“总序”而非正文。《百度百科》有网友也认为“本(上)卷为「序」,下卷为「谱」,作者生前未能完成。”伊夫认为,以上两说仅仅是“推测”而已,无以为信。近人朱建新先生考证,“北宋以前论书者所称引,无一语出于今传本之外,而论文亦首尾完具,无以复加,故推证应为原文全篇,唯装裱多次,中间已有断失”。伊夫推崇朱建新先生之说,并依据《书谱》“今撰为六篇,”之意,按伊夫对《书谱》的理解,从六个方面解读《书谱》。今天刊发的是第一部分。伊夫认为,中国书法在数千年的延续和发展过程中,始终存在着如何处理“继承和发展”这对矛盾的关系问题。“古不乖时,今不同弊”就是孙过庭提出的处理中国书法“继承和发展”关系的准则和关键。此外,孙氏还通过对钟、张、羲、献书法创作活动的讨论和比对,肯定了钟、张、羲、献在中国书法史上的贡献和地位。此为《书谱》第一部分的主要内容。

 

   《书谱》原文: 夫自古之善书者,汉魏有钟、张之绝,晋末称二王之妙。王羲之云:“顷寻诸名书,钟张信为绝伦,其余不足观。”可谓钟、张云没,而羲、献继之。又云:“吾书比之钟、张,钟当抗行,或谓过之。张草犹当雁行。然张精熟,池水尽墨,假令寡人耽之若此,未必谢之。”此乃推张迈钟之意也。考其专擅,虽未果于前规;摭(zhí)以兼通,故无惭于即事。

伊夫释文:自古以來的善長書法者,漢魏鍾繇、張芝的书法可以称得上是絕藝,晉末則以王羲之父子的书法並稱精妙。

王羲之說:“我近來研究各位名家的書跡,鍾繇、張芝的书作確實超群,其餘的,都不值得觀賞。”意思是說自鍾繇、張芝以后,只有王氏父子才算的上是中国书法艺术的繼承者。王羲之又說:“如果把我的書法與鍾繇、張芝比較一下,我和鍾繇的书法可谓相差无几,或許还可以超過他。張芝的草書,和我各有千秋,不相上下,但張芝草書的精熟,是由于肯下苦功,直到把洗笔的池水都染成墨黑才有所成。假如我也像张芝这样用功,未必就达不到张芝的艺术境界。”這是他推許張芝、又自以為超越鍾繇的意思。

从王羲之的书作来看,也许他还未必达到他自己所描述的艺术境界,但他同时在草书和楷书这两个艺术领域都能够取得非凡的艺术成就并有着卓越的贡献,足以认为他对自己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定位,当之無愧。


 

     《书谱》原文: 评者云:“彼之四贤,古今特绝;而今不逮古,古质而今妍。”夫质以代兴,妍因俗易。虽书契之作,适以记言;而淳醨(lí)一迁,质文三变,驰鹜沿革,物理常然。贵能古不乖时,今不同弊,所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何必易雕宫于穴处,反玉辂于椎轮者乎!又云:“子敬之不及逸少,犹逸少之不及钟张。”意者以为评得其纲纪,而未详其始卒也。且元常专工于隶书,百(应为“伯”)英尤精于草体,彼之二美,而逸少兼之。拟草则馀真,比真则长草,虽专工小劣,而博涉多优;总其终始,匪无乖互。


伊夫释文:有些书法评论家认为,“鍾、張、羲、献四位書家,可谓古今特絕;但羲、献不及鍾、張。鍾、張質樸,而羲、献妍美。”

其實,質樸的含义因時代的发展而被赋予新的内容,妍美的标准也因人们生活习俗的变化而有更高层次的追求。雖然書契的創作之初,只是為了記錄語言。但随着时代、社会的进步和发展,不仅书契之作的内容一定有所变化,就连书契之作的形式也一定会提出更高的标准和更加完善的要求。这是社会进步和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和必然结果。在社会发展变化之后,书契之作虽然应该遵循古训并继承传统,但首先要面对的是如何完成历史赋予书契之作的最新使命,是如何迅速、完整地记下迫切需要记录的语言文字和社会现实。记录语言文字的材质、工具和记录的速度、方式虽然有了变化、改进,经过变化、改进之后的语言文字虽然更加清晰,更加赏心悦目,但这些经过变化、改进的语言文字,首先要能够相对真实的记录客观现实,并且要方便人们的书写、使用和认读。这就是所谓的“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如果过分的一味强调因循古训,继承传统,而舍弃这些轻便地记录语言文字的材质、工具,舍弃这些更加简便,更加清晰,更加赏心悦目的语言文字和记录方法,就好像闲置着华美的宫室不用去住古人的洞穴,弃舍精致的宝辇不坐而乘坐原始的牛车。

 有些书法评论家认为,“王獻之不及王羲之,就好像王羲之不及鍾繇、張芝。”这只是看到了事物的表象,而没有认识到事物的根本。

 

鍾繇的楷書可谓无人能及,張芝的草體应该说特别精美;但他倆的長處,王羲之却兼而有之。把王羲之的书法和張芝相比,比張芝多一項楷書的成就;把王羲之的书法和钟繇相比,比鍾繇多一項草書的擅長。雖然從專精和擅长這一點上相比,王羲之比他們可能稍有逊色,但他能多方涉獵,并能同时取得优异的成就,所以,總的來看,他们在书法这一艺术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各有所长,难分高低、优劣。


      《书谱》原文:谢安素善尺牍,而轻子敬之书。子敬尝作佳书与之,谓必存录,安辄题后答之,甚以为恨。安尝问敬:“卿书何如右军?”答云:“故当胜。”安云:“物论殊不尔。”子敬又答:“时人那得知!”敬虽权以此辞折安所鉴,自称胜父,不亦过乎!且立身扬名,事资尊显,胜母之里,曾参不入。以子敬之豪翰,绍右军之笔札,虽复粗传楷则,实恐未克萁(应为“箕”)裘。况乃假託神仙,耻崇家范,以斯成学,孰愈面墙!后羲之往都,临行题壁。子敬密拭除之,辄书易其处,私为不恶。羲之还见,乃叹曰:“吾去时真大醉也!”敬乃内惭。是知逸少之比钟、张,则专博斯别;子敬之不及逸少,无或疑焉。

      


   

伊夫释文:谢安擅长于书写尺牍式书文,却不怎么欣赏王献之的书法。王献之曾经精心写过一幅自认为非常精美的书法作品赠送给谢安,自以为谢安必定精心装裱,妥善保存,不料却被对方加上评语退了回来,献之对此深感不满。后来二人见面,谢安问献之:“你感觉你的字比你父亲如何?”答道:“当然超过他。”谢安又说:“别人可不这样认为。”献之答道:“那些人懂得什么!”王献之虽然用这样的言辞,应对谢安对王氏父子的评论,但自称胜过他的父亲,这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吗!况且,人生在世,在艰苦创业,立身扬名的同时,应该让父母也得到同等的荣耀,才是一种孝道。曾子居住的地方,曾有母女俩,母亲是位寡妇,因生活所迫而改嫁。女儿七岁时许人为妻,尚未出嫁,未婚夫就病死了。从此,这位女儿就为未婚夫守寡到死。人们为了表彰这位贞女的节烈,特树了一座“胜母坊”。曾参对“胜母”二字特别反感,认为是对母亲的大不敬。因而他经过“胜母坊”时,总是绕道而行。由此看来,王献之在人格上就首先降低了一个档次。所以,即使王羲之真的比不上钟繇、张芝,也不适宜于和王献之相提并论。

以王献之的资质,去继承王羲之的书法传统,即使能够粗略的学到一点皮毛,恐怕也难以承继王羲之的学养、造诣。如果有人认为王献之的“自称胜父,”囿于传闻,未必可信,那么,褚遂良临王献之《飞鸟帖》中的“臣年二十四,隐林下,有飞鸟左手持纸,右手持笔,惠臣五百七十九字……”的句子,应该是王献之编造飞鸟授书,不承认家学渊源的实录。王献之的这种治学态度,很难令人苟同。

还有一次王羲之要去京都,臨行時在壁上題字。獻之偷偷把它擦掉改寫,自以為寫得很不錯。羲之回來看到了,感歎地說:“我走的時候,真是醉得太厲害了!”獻之聽了,內心才感到慚愧。

由此可知,王羲之的书法与钟繇、张芝相比,只是专精和兼善的区别;而王献之比不上王羲之,则是毫无疑问的了。

 

 

附    《伊夫解读书谱(上)》系列博文目录:

   

 孙过庭及其《书谱》——伊夫解读《书谱》之一

“古不乖时 今不同弊”——伊夫解读《书谱》之二

功定礼乐 妙拟神仙——伊夫解读《书谱》之三

【原创】导向与截流”——伊夫解读《书谱》之四

除繁去滥——伊夫解读《书谱》之五

情动形言 意先笔后”——伊夫解读《书谱》之六

得鱼获兔 何恡筌蹄——伊夫解读《书谱》之七

语过其分,实累枢机——伊夫解读《书谱》之八       

孙过庭《书谱》都说了些什么?——伊夫解读书谱之九

 

 

茶道——篆书资料集锦 - 布衣之人 - 布衣之家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